人脈、派系都不管用,清大如何選出54歲港大副校長當校長?

2022-03-03  天下雜誌/蕭歆諺 
清大選出年僅54歲的香港大學副校長高為元作為新任校長,備受外界肯定。儘管人選來自外校並非好校長的保證,卻顯示有機會跳脫校內派系鬥爭。清大是怎麼做到的?台大與政大校長遴選在即,可從中汲取哪些經驗?

「清大這次做出很不同的選擇,可以看出學校很有創造新局的企圖心,」2021年11月,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在臉書上,分享了新任清大校長高為元的新聞。

他的一番感嘆,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。前香港大學副校長、現年54歲的高為元出線,的確為平均年齡超過60歲、多數出身校內的國立大學校長群裡,帶來新氣象。

這樣的新氣象,在台灣複雜且常出現爭議的大學校長遴選制度裡更顯不易。

監察院:現行機制不利找到優秀治校人才

2018年初「卡管風波」後,監察院在去年7月的調查報告,做出「現行機制不利於公立大學廣納優秀治校人才」的結論。

監察院提到的缺失,包含深度面談制度未落實、同意權門檻偏高、教育部派遴選委員定位不清與功能不彰等,種種因素加總,讓校長遴選成為一場「比賽人脈、派系、資源與影響力的間接選舉」。

當校長遴選淪為派系鬥爭,自然難以吸引外校人才參與。以2015年至2020年間的24所國立大學校院校長遴選結果為例,其中有高達七成五的校長是來自同一校內。

派系運作除了讓校長來自校內的比例偏高,另一項可能導致的問題是年齡普遍較高,尚未累積豐富人脈的中壯參選人難以出線。以高教深耕計劃中,獲取補助金額前10名的公立一般大學,校長的平均年齡即為63.8歲。

「大學教育處在變革階段,校長要有體力、專注力,還要常保熱情思考,」曾參與大學校長遴選的委員強調,他並無年齡歧視,只是學校要有大變革,領導者的年紀仍是重要的現實條件。

校長是領航者  不該是政治人物

當校長遴選成了人脈較勁,最終是否能找到優秀的治校人才備受質疑。然而,清大的遴選結果為何被認為有創造新局的企圖心?

首先在於大學對校長角色的期許和定位。「本質上,要思考校長是不是政治人物,」清大校長賀陳弘直指,政治人物為獲得多數人支持,言行多是傾向附和大家的意見;然而大學校長作為領導眾人出去探索的「領航者」,要能有所堅持並提出超脫大家認知框架的理念。

以清大前校長徐遐生為例,儘管因在美國成長的背景,中文表達不流暢,在任時卻問了兩個關鍵問題:大學是透過哪張考卷錄取學生?為何學生進入大學後很難改變專長?

 

清大校長賀陳弘認為「遴選」是由一群熟悉大學使命,並且具有充分經驗的人,來挑選適合的負責人。(天下資料)

賀陳弘回憶,大家乍聽時還摸不著頭緒,經過努力推敲與解題,清大才會有側重高中在校成績的繁星計劃,與科系延後分流的機制誕生。

「在大學發展過程裡面,一段時間就需要這種新鮮空氣吹進來,」賀陳弘提到,正是因為來自異地的徐遐生帶來文化激盪,猶如為長期密閉的屋子裡帶來一縷清風。

如何找到這股新鮮空氣,成了清大的校長遴選委員會的任務。「你心目中理想大學校長的條件有什麼?」參與清大校長遴選的一位遴選委員苦笑,召集人梁賡義會不斷問、輪流問每個遴選委員這問題。

從清大目前的定位與特色,到面臨的狀況與所需,委員會不厭其煩地討論以凝聚共識,有策略地選出適合現階段清大的領航者,以作為後續在審核候選人資格與面談時的標準。「可以清楚感受到清大努力擴大候選人陣容,及對選出好校長的熱切意志,」不願具名的委員說。

設計遴選制度  讓局外人(outsider)願意投入是關鍵

其次是遴選制度的設計,強化對初階候選人的匿名保護以擴大參與者。

賀陳弘認為,降低候選人曝光,能有效避免不必要的抹黑攻擊,同時提高校外人才投入意願。如學術聲望高的人才可能因為擔心被抹黑,或者最後未被選上而感到臉上無光,一開始就怯步。

清大要求所有遴選委員和參與職員,都要簽署經律師認證的保密協定,讓候選人名單「如鐵桶密不透風,」賀陳弘形容。

從去年5月中開始徵求校長,經遴選委員進行資格審查、深度面談,選出最後兩位候選人,近5個月時間無人知曉哪些人參選;賀陳弘也僅是耳聞初階參選人高達十多位,但並不知道名單。

為免參選者一昧尋求校內支持,擋掉真正的領航者,清大也刻意淡化普選色彩。因為校內教師的同意權投票,不利於缺乏校內人脈與連結的校外優秀學者,而監察院報告也指出,高民意門檻無疑會將校外參選人拒於門外。

有別於一般大學校長遴選,在遴選初期曝光所有參選者並進行校內教師同意權投票;清大校長遴選仍保留正副教授共700人的同意權投票,但僅在最後才公開兩位合格候選人以進行普選,且開票開到過半門檻時即停止,不會公布最終票數;投票結果也僅是供遴選委員會參考,並不具決定性。

換言之,校外參選者不但可以免於最終票數的比較壓力,也不用完全受制於校內的投票結果。

清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發言人謝小芩補充,過程中刻意降低遴選委員會的人數,縮減至教育部規定的下限15人,組成相對精簡。其中的6位教授代表,是先將各院分成自然科學、工程與人文三大領域後,再由三大領域中各找出兩人,以避免派系有運作空間。

 

清華大學期盼透過新的校長遴選方式帶來新氣象,也給了台灣高教創新改變的可能方向。(王建棟攝)

第三是相對開放的底蘊和文化,讓清大更願意接納外來者。「理工領域的開放度更高,」一位曾任外校遴選委員的專家解釋,理工領域資源較多,跨校乃至跨國間的研究社群的往來較為密切;相較之下,人文科學的資源較少,為爭資源,各大山頭與派系界線較為明顯。

「清大作為理工科系為主的學校,相對更開放包容,也更有機會選出外部人才,」他分析。

攤開清大歷任校長的清單,自清大第一屆遴選校長沈君山以降,共遴選過6次校長,其中3任校長,包含劉炯朗、徐遐生到新任校長高為元,都是來自外校。

鐵桶與黑箱  一線之隔

儘管遴選制度的高度保密特性,與普選制度的淡化能有效吸引外校人才,卻也容易被質疑是黑箱作業。

一位來自人文領域的清大資深教授提到,清華派系鬥爭的風氣較淡,遴選制度設計也頗為先進。但當遴選委員會擁有有史以來最大的權力,在審核與面談參選者的階段,將人選由十多位篩選至一至兩位,甚至連同意權的投票結果都僅是參考,難免凸顯兩大隱憂:一是校內師生的聲音相對變小,二是遴選委員的專業待檢驗。

相較於校內師生,外部遴選委員如社會公正人士與教育部遴選代表,是否充分了解清大的定位與所需,沒有明確的檢驗與問責制度。「在社會上有一定聲望,不代表了解學校裡面的事情,」這位資深教授批評。

對此,賀陳弘解釋,清大過去5次遴選的14位候選人中,只有1位未通過過半同意權門檻,投票的決定性原先就沒有很大。校內普遍反應也多是支持降低普選色彩,以招攬更多優秀人才投入。

制度難以兩全,如何盡可能地兼顧校內聲音,與維護遴選委員會的獨立專業,仍有待清大持續摸索。

高為元即將在5月1日上任,是否能扮演好清大校長的角色,賀陳弘答得保守,要大家「以觀後效」。但清大的遴選制度的確已經證明,校長遴選有機會跳脫傳統校內派系鬥爭的框架。

今年,台大與政大將迎來新一輪校長遴選,能否避免管案的重蹈覆徹,答案可能就藏在清大模式裡。(責任編輯:賴品潔)

資料來源網址: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51202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