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大校長從荷蘭人餐桌上 悟出科技人才荒解方

2023/01/10  天下雜誌/周景揚(中大校長)
 

科技業掀人才荒,政府推出許多政策以培育科技領域人才,如產業創新條例或大家熟悉的半導體學院,致力緩解人力不足的問題。

可惜,依據我的觀察,就算有政策大力支持,想解決人才荒問題仍然困難,主要有三個原因。

「速成班」難培育人才

首先,目前科技業所需的人才養成不易,並非透過幾個簡單訓練計劃就能培養即戰力。

我在積體電路教學研究超過30年,深知要把學生培育到符合企業所需並不容易,譬如積體電路設計及製造核心人才,可能只有少數頂尖大學能夠培養提供。

再者,一國人才領域的合理分布,往往是一部份的人擅長人文社會,另一部份的人對理工拿手,如果硬是要求擅長人文社會的人,接受短期科技業的訓練,把他們培養成半導體人才,恐會水土不服、事倍功半。

最後,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少子化。少子化大勢難違,青年勞動力愈來愈少,在這樣的人口結構底下,加上上述兩個原因,科技人才荒的問題恐怕難以解決。

航向海外找各地高手

該怎麼做?我們可以從荷蘭經驗借鏡。

我過去到荷蘭出差時,曾在當地同事的熱情款待下走訪多間餐廳。但老實說,荷蘭菜並不好吃,最後忍不住跟同事開玩笑抱怨。

他解釋,難吃是因為荷蘭人沒事就喜歡往外面跑,不喜歡窩在家裡思考怎麼把料理做得更好吃。

反觀法國和義大利,兩國菜餚之所以成為眾人眼中的美味代表,是因為他們喜歡待在家裡聚會,邀請親朋好友吃飯,自然會花時間鑽研烹飪。

解釋合理與否見仁見智,但透過這案例,我想強調我們可以學習荷蘭人向外探索的精神,我稱之為「航海家文化」。

應用在產業上,企業應積極到海外拓點,善用當地人才,以解決本國人才短缺的問題。

不只荷蘭,企業到海外拓點的例子不勝枚舉,如許多世界級企業會前往印度邦加羅爾設點,雇用當地優秀的軟體人才,近期台積電前往美國設廠亦如是。

這樣的模式也在校園裡發生。

能量固化領域的佼佼者德國公司科思創,2022年10月底在中央大學建立創新技術中心,透過產學合作發展永續產品。特地把研發單位設在台灣,就是想借用台灣人才協助公司發展。

台灣獨有的人才特質

企業積極向外搶才,本地人才的培育也不能鬆懈。台灣作為蕞爾之島,有自然災害,但沒有自然資源,人才仍然是一國之本。

台灣人非常優秀,在芬蘭智力測試機構「Wiqtcom」做的全球智商排名中曾奪冠,被稱為全球最聰明的國家。2022年名次稍退兩名,僅輸日、韓,成績仍然亮眼。

智商不是評斷一個人能力的唯一指標,但由此已可以看出台灣人才的素質。

過去社會的氛圍崇尚一步一腳印的拚搏精神,大家習慣於服從命令行事,這也間接促成台灣特別強的製造業,各行各業都有隱形冠軍誕生。

但較可惜的是,在創新領域表現較不亮眼。

要翻轉,我們需要發展讓孩子不怕失敗的教育。雖然是老生常談,但教師鼓勵多一些,責備少一些,讓學生有信心學習,不要被考試嚇到,這麼做不只讓他們的心智發展更健全,也能讓他們有終身學習的熱情。

當年輕人不怕失敗,自然會有跨域的勇氣。

人文加點理工會更強

我特別想提醒修讀人文社會科學的學生,雖然目前社會態勢,選讀自然科學的同學較吃香,瀰漫一種文組較弱的氛圍,但放眼政治與企業領導人,很多人都具有人文社會的背景。

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傾向,主要是相較自然科學崇尚專精,社會科學更習於使用宏觀視角檢視問題,貼近社會脈動。而領導者通常不是公司裡最專業的那個人,而是懂得管理團隊和勾勒願景的人。

這也是為什麼我會相信,本科是人文再加一些理工的學生,未來的爆發力,會比本科是理工再跨一些人文的學生更強。

前陣子,數字王國執行長謝安來中央大學演講,我從中獲得更多領略,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。

數字王國是世界知名特效公司,公司裡人才輩出,比謝安懂技術、資歷更深的工程師多得是,最後卻拱他出來當領導者,就是因為他待人處事與擘劃前景的能力能服人,知道人們與這個產業需要什麼。

當然,學生有勇氣跨域還不夠,大學也要思考如何設計學制與課程,如辦好通識教育、降低必修學分等,以降低跨域學習的門檻,這是我們高教伙伴們需要特別重視的課題。


資料來源網址: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5124390